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三千七百六十五章 劝说外祖母

作者:养只猫挠你字数:2553更新时间:2019-08-12 10:31:46

但是如果还有机会干点什么,那傅太师可是求之不得呢,现在三王爷的动作频繁,那自己就可以在观察一段时日了。

下午,玄妙儿和花继业刚吃了午饭没一会,方樱露就来了,她这满脸的纠结的进来。对着两人打了招呼:“表哥表嫂。”

玄妙儿过去拉着方樱露坐下:“这怎么了?家里出事了么?”

方樱露摇摇头:“表嫂,我不知道怎么开口,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,我觉得还是的来找你。”

玄妙儿不解的而看着方樱露:“什么事让你这么为难?咱们也不是外人,你有什么直接说不就行了?”

花继业也道:“有什么就说吧,都是自己家人。”

方樱露还是有点为难:“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。”

玄妙儿想了想,看着方樱露问:“是不是外祖母的事情?”

方樱露赶紧点头:“表嫂真聪明,猜到了是祖母的事情,祖母一直不吃不喝不说话,一直这样,祖父忙着公事,我真的没办法了,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,我觉得这事还是邀请表嫂去劝劝,我之前在最没有求生欲望的时候,表嫂的话让我重新有了希望,所以我想表嫂更会抓住人的心理,只是我也知道以前祖母被三婶挑唆的害了表嫂,差点连逸宕都害没了,可是现在我真的没别的办法了,不过我来,说这些话,也是没脸,可我也不能看着祖母这么一直不吃不喝,我真的是纠结死了。”

看着方樱露这样来来回回的几句话,花继业道:“这事确实是为难你表嫂,一会我跟你回去,我去……”

不等花继业说完,玄妙儿道:“还是我去吧,我对人的心理有过研究,并且我跟外祖母各种的情况都有过接触,说起来也是了解她的内心更多一点,我也许能抓住他的想法,我去试试。”

花继业看着玄妙儿,很坚定的道:“妙儿,你不用如此,当初外祖母那么对你,我都清楚,这么多年她对我有恩,但是不要你去委屈自己。”

玄妙儿笑了:“咱们是夫妻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快乐我才能快乐,虽然我跟外祖母之间有隔阂,我也承认不能跟以前一样了,但是事情发生了,我不能真的看着不管。”

花继业看着玄妙儿惭愧的道:“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好,这么善解人意,让我不知道说什么了。”

“那就别说了,那我换身衣服就去。”玄妙儿说着站了起来,回了卧房换衣服去了。

玄妙儿这次的心态跟以前不一样,这次只是单纯的为了丈夫而去的,不是因为对国公夫人有感情,只是好想去完成一个任务,没什么情绪跟着。

她换好了衣服,跟花继业和方樱露一起又去了国公府。

到了国公府内院之后,方士初先出来了:“表哥表嫂,我就知道你们能来,所以一直等着呢。”

花继业问方士初:“外祖母怎么样了?”

“祖母还是跟之前一样,一直一个人坐着,不吃不喝不说话,祖父也没办法。”方士初无奈的道。

玄妙儿对着她们道:“你们别跟着我进去了,我单独跟外祖母说说话。”

花继业应下了,他们在院子外的一个石桌子边坐下了,看着玄妙儿进了国公夫人的院子。

玄妙儿进去之后,直接进了内室,就看见国公夫人背对着门口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玄妙儿走过去,坐在了国公夫人的身边:“外祖母,我来看看你,听樱露说你心情不好,我过来陪你说说话。”

国公夫人听见玄妙儿的声音稍微的有点触动,因为她欠着玄妙儿的,自己对不起她,本以为她心里恨毒了自己,不会再真的关心自己,今个其实她也可以选择不来看自己,毕竟自己曾经的错不可原谅。

但是此时的她还是没有动,因为方士耀的事情她心里怎么都解不开这个心结。¤乱小说¤WwW.LxiAOsHUO.cOm

玄妙儿看着国公夫人:“外祖母,我知道你现在不好接受方士耀的事情,但是我想问你,这是你人生的全部么?如果方士耀是你人生的全部,你不管你的丈夫,你的儿子,你的其它孙子孙女了,那我就不说了,因为我也就没什么说的了,毕竟别人都不是你的亲人,他们担心你,紧张你,你不吃不喝,他们也跟着不吃不喝,你不心疼,那就当成他们是错付出了亲情。”

她的话就是要说的严重,说到痛处,要不然不会起作用的。

玄妙儿感觉道了国公夫人的身体有了微微的动了,但是还没有出声。

她继续道:“别人我也不好说的太多,但是外祖母之前一直说欠着我和逸宕的吧?当初那孩子差点因为外祖母就没了,外祖母还说这辈子都会疼他,现在看,外祖母也不过是哄哄我罢了,也就我还当真了,本以为我们儿子没有祖母疼,总有太外祖母疼吧?看来这孩子也是可怜的,就是没有这么多人疼的命。。”

说到这,国公夫人也扛不住了,她转过身对着玄妙儿道:“我真的疼逸宕,我这辈子都把他当成最重要的人,我对不起宝儿了,又差点害死你和逸宕,我一直心里都亏欠着你们的,我以后会对你们好的。”

玄妙儿见国公夫人说话了,心里有底了:“外祖母,你要是想以后弥补我们,那就得养好身体,你说你这样,怎么对我们好,要是你病了,我们只能都伺候病榻前,到时候也没时间和精力去管逸宕了,你说孩子可不可怜?”

国公夫人叹了口气,歉意的看着玄妙儿:“我知道你是变着法的劝我,外祖母以前糊涂,但是没傻透呢,什么都不说了,外祖母谢谢你还能把我当成亲人。”

说完国公夫人叹了口气继续道:“不过说实话,这嫡长孙不是自己的亲孙子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接受,这是第一个孙子,我从他生出来就疼他,这么多年,我付出感情最多的一个孩子,对士初他们,我一直都是觉得差点,毕竟她们是庶出的,你知道越是付出的真感情多,这越是伤心。”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